流浪的龙

艺术给予我们自由。

       听说最近流行freestyle,让我想起了这首《长湴》(音同办)。不是说唱,更像是喝了酒之后的自言自语。聊的是南漂生活,长湴是一个遍布民工、学生的广州城中村,南下打拼,为的都是梦想。却并不是都能实现,至少拼搏过,跟朋友喝酒聊天的时候,还能痛快的说说。

从华南农业大学的北门往北

穿过一条隧道 走过一个十字路口

就是长湴村

十年前的长湴村 跟广州所有的城中村都一样

有最便宜的农民房出租

还有全国各地来的民工 学生 和 贼娃子

有300块钱就可以买一堆旧家具的旧货市场

还有3块钱一碗的米粉 2块5一个的烧鸡腿

我就住在东街二巷1号楼最边边上那个单间

有烦造造的卫生间和厨房

一个月只要200块钱

楼底下是米店和小卖铺

还有一个快餐店

老板是个客家人

一个现炒的快餐只要5块钱

一天晚上我回去晚了啥子菜都没得了

他给我做了一道惊世骇俗的菜

叫做

蛋炒肉

蛋炒肉是啥子

蛋炒肉,就是拿蛋跟肉炒在一堆

就是一盘菜了撒

每天早晨 我都要骑电动车出门

上班 上课或者是无所事事

然后晚上再骑电动车回来

把车子放在楼底下

电池拿到楼高底去充电

有一天 我提着电池下楼

发现电动车不见了

我想回家去找 发现钥匙也不在了

想问一下楼底下做蛋炒肉的老板

发现他的快餐店也不见了

咋回事呢

我马上跑到旧货市场去

嗨呀 闹麻了

有人说 城管来了要把他们都赶到一个坝坝头整一个烧烤城

我说你们是卖旧货的哒

又有人说交警来没收了电动车

还有人说是要拆迁 要修地铁站了

这时候房东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说房租要涨价了

唉 这事情些咋一下子这么日怪呢

我往祠堂旁边一看 那池子头居然没得人钓鱼了

我提着一块帮重八重的电动车电池

完全不晓得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该往哪儿去


评论
热度(2)

© 流浪的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