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龙

艺术给予我们自由。

改写卡夫卡《变形记》—第一人称视角


埋在这里的是格里高尔·萨姆沙。我的故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以至于我在冥界的时候,总有人问我,格里高尔,你怎么就那么搞笑,竟然变成了一只大甲虫呢?死后,我常常在想这个问题。很久很久之后,我终于得出了结论:这是一种自我毁灭吧,或者,也可以称为自我拯救。

还活着的时候,我是一名旅行推销员,全国各地推销产品。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惨无人道的职业之一,要不然也不会有《推销员之死》这部名剧了。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跑,为了能尽可能的接触到潜在客户,你会见到成千上万的人,却不会跟人有真正的交流。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累,要不我也不至于三十几岁还没有女朋友。我是公司里最勤奋的人了,挣的钱最多。

但是,如果我有得选,绝对不会干这行。我讨厌一年12个月都要出差,讨厌那些生活悠闲的同事。如果我对工作有一点放松,老板就会喋喋不休地对我说:“格里沙,你别忘了,你父亲还欠着我一大笔钱没还!”是的,五年前,我父亲生意失败了,欠了一大笔钱。从此父亲一蹶不振,做起了帮银行职员买早点的工作,回到家了,就只看看报纸。但隔着报纸,也能感到他身上的不满。家里还有个17岁的妹妹葛蕾特和操持家务的母亲。家里的主要开支全靠我做旅行推销员提供。

我为自己能养活一家人感到骄傲。再熬五六年,我就能还清父亲全部的债务,过自己的生活了。对于我来说,人生最大的享受是,听妹妹拉小提琴。她是我最重要的人。等过几年,钱还清了,我就送她去音乐学院。这是她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

本以为,再过几年,我的艰难人生就要过去了,尽管那时候我都四十岁了。但我还是能想象到以后的美好生活。而我还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大的够贡献。

直到有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肥胖的甲虫……

那天,我只是做了一连串的噩梦,感觉身体不舒服。我知道,生病不是请假的理由,我已经错过了5点的火车,不能再错过7点15的了。我已经能想象到老板会怎样羞辱我了。而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是变成了一只甲壳虫。在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在看了看表,发现自己马上要错过火车之后,我首先想到的是要跟老板请个假。五年来,我从来没有请过一次假,从来没有迟到过一场。突然请假,肯定会让老板怀疑。

7点05分,正当我在犹豫怎么处理当前的局面时,公司的首席法律代表来了,只是因为我错过了五点的火车,公司就要如此兴师问罪吗?我想我再不出门,就要被解雇了。此时,父亲已经在门口咒骂了,而母亲和妹妹相拥而泣。而代表义正言辞的批评我的失职行为。我想我不能再躺在床上了。可是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六条棕色小细腿,挣扎了好久才把门打开。不出所料,大家都震惊了,代表受了惊吓离开了,我想我的工作肯定没有了。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发现如此要强的父亲竟然在哭泣。

自那以后,除了那天能发出尖厉而痛楚的声音,我已经只能发出类似知了的声音,家人再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了。我被关在房间里,整日在墙壁上爬行。妹妹和母亲为了方便我活动,已经把我的房间搬空了。

唉,最初那几天,我甚至可耻地想,就这么过一辈子也挺好。只是辛苦了家人。母亲除了做家务,还要缝制挣钱。妹妹也跑去当售货员了。而最大的麻烦还是在于我,为了补贴家用,家里的大房子要租一间出来。自然我不能被人见到。加上我越来越难以保持人的本性,我已经感到父亲在怕我,他经常对我大喊大叫,害怕我攻击他。妹妹和母亲,不理解我作为一只虫子的需要,经常帮倒忙。

因为我的缘故,家里人在租客面前唯唯诺诺,因为太需要这份房租了。但是我无法忍受他们嘲笑我妹妹拉的小提琴。我愤怒的冲到他们面前。那两个租客被吓跑了。父亲生气的想打我一顿。而他并没有意识到我比看起来更脆弱,还以为我是当年的小孩子,因着他扔的苹果,砸伤了我的背壳,我的伤口慢慢扩大了。没几天就死了。

我想我的死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吧,不必再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中。后来我的尸体被女佣清理出去倒了。死后我一直担心父亲的债务要怎么办。后来听说,没有我,他们反而过得更轻松了。辞退了家里的女佣,卖了大房子。他们一家三口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而妹妹已经长得亭亭玉立,是时候找个好人家了。看来,为了处理我的麻烦,他们三个紧紧的团结在了一起。

预计我要花十年解决的麻烦,没想到我变成甲虫的几个月就解决了。我一死,家人就处境就变好了。于是我会想起自己变成甲虫的那一刻,其实我是自己潜意识里想变成甲虫吧。

那五年我真是累了,实际上也把家人都逼迫了。一个人承担起所有,让父亲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从此自暴自弃。母亲和妹妹则一直心怀愧疚。那时候,如果大家一起来分担,就没那么多烦恼了。我和家人都不会那么压抑了。

当我变成甲虫那一刻起,我就解放了。变成甲虫不是我的错,所以有了绝佳的借口来反抗现实。就像严厉的家庭里,往往有个体弱多病的孩子。不仅因为生病才会得到关爱,还因为生病就能名正言顺的反抗。“因为我天生是个弱者,所以你们所有的管教都将白费。”而当我通过变成甲虫彻底封闭自己,也就有了绝对的自由,也就离自我毁灭不远了。

现在看来,既成全了自己,又成全了家人。只是,如果有的选,我想好好跟他们说。


评论
热度(4)

© 流浪的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