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龙

艺术给予我们自由。

     《Lemon Tree》,柠檬树,演唱者:The Brothers Four,四兄弟组合。一首乡村民谣。《Lemon Tree》是乡村的经典主题——过来人给年轻人讲爱情。The Brothers Four,这个组合从大学开始,存续了四十几年,其间必定有很多故事可讲。

       说爱情就像柠檬树,闻起来香,但不要吃坏的柠檬。道理倒是简单,飞蛾扑火的却不在少数。内心强大的,大不了把失败的感情当成酒后笑谈。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只是,放下执念,不要等年老。

When...

人生没浪起来,感觉很悲伤。

      《 River Man》,Nick Drake(尼克.德雷克)。歌名简单,却很难翻译。演唱者尼克,是一个梵高式的人物。因为拒绝任何采访,生前没有大红大紫。26岁就死于抗抑郁药服用过量。死后,他的才华才被重新发掘。

      大概他的抑郁与不被认可无关。他需要抗争的是命运,或者是自己。他的声音苦涩而平淡,弹着轻轻的和弦。他总是彻夜写歌,大概是过于执着艺术了。于他,艺术也许是唯一的解脱之道。

betty came by on her way

贝蒂在路...

我们不会变得更老,只会变得更好。——蔡澜

       《西出阳关》,张楚。此歌选自1993年专辑《一颗不肯媚俗的心》。作为上个世纪最具人文情怀的歌手之一,悲天悯人是他的内核。很难说他是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不过既然他选择了“一颗不肯媚俗的心”,现实自然不会让他好过。”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尽管孤独,还是要走在苍茫的大地。看不见古人和来者,但看得见自己的路。

我坐在土地上 我看着老树上 树已经老得没有模样

我走在古道上 古道很凄凉 没有人来 也没有人往

我不能回头望 城市的灯光 一个人走虽然太慌张

我不能回头望 城市的灯光 一个人走虽然太慌张

我...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卡朋特乐队。似乎每个英语老师都会唱《Yesterday Once More》,也因此很多人学的第一首英文歌就是这首。想想,这都是我初一学的歌了,一晃都是十三年了。越到后面,越会理解这首歌的含义。时光流转,心里满是印痕。

作曲 : Richard Carpenter and John Bettis

作词 : Richard Carpenter and John Bettis

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牧羊曲》,原唱郑绪岚,翻唱尧十三。作为1982年电影《少林寺》的插曲,早已是一代人的记忆。那天偶然在旧书市场看到《少林寺》的剧照,感慨于李连杰那时是多么青涩。

      比起原版,尧十三版本竟然更加秀色。过去追求摩登,如今返璞归真。希望这首歌一代代流传下去,让毛头小子们一直唱下去,唱出每个时代的韵味。

作曲 : 王立平

作词 : 王立平

日出嵩山坳

晨钟惊飞鸟

林间小溪 水潺潺

坡上青...

       《深夜的歌》,张过年。现在听正合适。许久未听张过年,如今他的声音更加醇厚了。不知他喝了多少酒,听了多少故事,才唱出了这首歌。来往的路人啊,这里没有美酒佳肴,但还请你慢一慢你的脚步,这里只有醉人的歌,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作曲 : 爱尔兰民歌

作词 : 张过年

在路灯光的波浪里

雨滴一颗一颗落成细线

穿过车窗的缝隙

落在我的脸上和眼睛里

橘黄色的巨大的光晕啊

一个接一个经过我们

我就这样恍惚着听见

你倾吐出心里的秘密

陌路的人举杯

唱起跑调的老歌

窗...

      《乌兰巴托的爸爸》,英格玛。大家虽然可能对这个名字不熟悉,但是对《吉祥三宝》多少还有些印象。英格玛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94年出生,如今已亭亭玉立了。

       《乌兰巴托的爸爸》依然是稚嫩的童声,依旧是辽阔草原的声音。作为牧民的女儿,从小生活在广阔的天地中,歌声里自有一份自在与寂寞。

作曲 : 诺尔曼

作词 : 诺尔曼

ming ni ya wu lan ba te de baina

ming ni...

       北风,张镐哲。这首《北风》是1989年台湾电视剧《锄头博士》的片尾曲,这大致是个乡村教师和学生之间的故事,而 张镐哲,与其说因为其音乐才华而出名,不如说是因为他的一片痴心。作为知行如一的好男人,1998年,他的太太被检查出患上乳腺癌晚期,张镐哲选择退隐歌坛,专门照顾妻子。直到2005年妻子因乳腺癌复发去世。虽然算不上什么壮举,但却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

放开陈旧的往事 看见一身沧桑

走过 陌生的地方

我回到异乡 风吹的太狂

我感到 有点凉

我在乡愁里跌倒...

© 流浪的龙 / Powered by LOFTER